雏凤清音 - 文学中心 - 梧桐树文学社

蒲公英(外二首)
更新时间:2019-07-20 10:01:13     来源:梧桐树文学社     作者:鄂东女子学校老师 高火焱     录入:YYZ     浏览:522

蒲公英

我是一株蒲公英

我飞到西方佛国

我问佛

什么是烦恼

什么是愁

什么是情

什么是忧

佛却问我

你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我说

我是一株蒲公英

没有起点

也找不到终点

只是不停地在人间漂泊

我希望有一天能停下脚步

我渴望能为一人停留

但上天却似乎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曾飘过高山

飘过大海

飘过绿洲

飘过沙漠

我不知道心中经历了多少伤痛

我问佛

我几时才能到达属于自己的终点

佛说

青山本不老

为雪白头

绿水本无忧

因风皱面

佛问我,是否懂得

我不语

只是红尘之中若无栖身之所

为何又要在这里呢

2017828

脚步

踏着微风

迎着日落

城市告别了繁华的白昼

轰鸣的轮笛

却开启了另一形式的喧嚣

人群不断从身边经过

带着他们那或匆忙或闲适的脚步

时间,在悄然地离去

灯,越来越暗

人,越来越少

路,越来越难以看清

陪伴着黑夜的

似乎只有这弯弯的明月

你停留了下来

你需要思考

是前进,还是回头

前进,那里是不可知的陌生

你选择了回头

也许会有那难以求得的遇见

脚步慢慢地在黑暗中淹没

无论是前进还是回头

总也不会停下那向前的步伐

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走法

2017827

风中的花儿

四季轮回

唯风不止

一朵花儿在荒原中孤独地绽放

一阵清风吹来

花儿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花儿说:你吹动了我的思绪

带走了我的芳香

你能为我停下脚步吗

风说,我要去追求那遥远的世界

花儿说,那是什么

风说,也许那是未知的未来

花儿说,你能带我去吗

风说,你不属于那个世界

花儿静默不语

似乎懂得了什么

终于,它没能挽留下风的脚步

风还是离开了

在那一刻

花儿流下了它唯一的眼泪

它碎裂的自己的身体

它把那漂落的花瓣深深地埋进了泥土里

也许,它在等待来年的春风将它唤醒

2017821

【且斋蛇足】诗是最不好说的,诗似乎不能说,有一句名言:“诗是不能解剖的瓷器。”这不是说诗脆弱,而是说诗是囫囵的。

人似乎天生的会产生诗意。我最初的诗意的萌动,是在一个雪后的寒冷的冬夜。月光朗照在雪地上,四野寂静,只有小溪潺潺的流水在拨动着琴弦。溪边结了圆润的冰凌,月光照耀,似乎有种冷凝的体温,让人联想到母亲滚圆的乳房。

于是我有了诗的冲动。

我那时多大?似乎在读初一,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但我操起了稚拙的笔,企图写下明月照积雪的感受。我那时还不知道诗为何物,更不知道诗还可以写成散文一样的形式。我只能用所曾见过的七言律诗的形式,拼凑出七八五十六个方块字。虽然幼稚,却有快感。可是第二天上学,当我将我的诗歌处女作递给我最崇拜的老师的时候,老师说:“这是什么?”我失望极了。

从此我远离着诗歌,视诗歌为畏途,不敢轻易尝试。

但我更加热爱诗歌。

不断的诗歌阅读,让我明白,诗不能仅仅只是一种意思,诗还得有独特的表达,属于诗的表达。这种表达是很难说得清的,只能靠各人去悟。

每当别人同我讨论诗歌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办法,让他们去读。“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我想不断的阅读会让我们体会到那种神秘的形式。我只能说它是神秘的,是很难用理性的语言表达的,我至今都无法操控这种表达。

但是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与诗歌相似的东西,有太多的顶着诗人头衔的人。可是那些分行的东西不一定是诗,那些平平仄仄的东西也不一定是诗,那些临风洒泪,见月伤怀的一头长发的人也不一定是诗人。真正的诗在哪里?也许就在自己的内心。明心见性,明心见诗,这是寒冬腊月饮水的滋味。

说不清的东西,又说了一大气,别人画好了蛇,我却给它安上了足,确实是无事找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渡